一只既腐又耽的兔子

遇见和分离都是命中注定(十三)

两年后
易烊千玺正坐在办公室处理文件,突然电话响起。
“喂……小凯,有什么事”
“千千,晚上到xx酒店39楼吧,李景浩从国外回来了,还要带着他的男朋友。”
“你认为我有心情去吗……”
“你总不能闷着一辈子,听我的话,我们也好久没聚聚了。晚上8点,别忘了。”
“……好吧……”
源源,你还不回来给我撑面子吗……别人都带人来跟我秀恩爱了……

晚8点
易烊千玺从豪车上下来后就直步走到酒店里去。坐上透明电梯后,易烊千玺就无聊地靠在了玻璃壁上,看自己缓缓远离地面。
拿出手机,看着屏幕上的壁纸出了神。
源源,那时候你笑得真好看……
看着手机的易烊千玺根本没在意其他的风景,包括从离他不到两米的对面向下降的电梯里那个他朝思暮想的身影……

到了楼上的餐厅,易烊千玺刚走过去就看到金钟仁旁边的可爱的男孩子。
“千玺,怎么才来!我都想死你了!快坐快坐,我介绍一下,这是刘一鳞。我爱人~”
“不秀恩爱会死是吗……”王俊凯低着头从牙缝里蹦出来这句话……
千玺本来就没从失去王源的阴影里走出来,你个死小子还来火上浇油!!
没一会,桌子上就上好了菜。
“景浩呐,这两年在加拿大过的怎么样?”
“嗯,很好。我爸爸的公司我也成功接管了,现在我是打算回国发展。到时候你们要帮我啊~~”
“你看你那怂样……”易烊千玺本来脸上就没有了笑容,又冷不丁鄙视了钟仁一顿。
“嘿!嘿!你上学的时候就挤兑我,现在还欺负我!刘志宏~”李景浩嬉皮笑脸地向王俊凯卖萌,坐在一边的刘志宏和刘一鳞都无语了……
“李景浩,千玺开个玩笑,你看你那样子……男子气概呢……算了,不扯了。说正事。公司的事。”

“王俊凯怎么了,我们的风赫有什么问题吗?”
“嗯……千玺,前一阵子你没管公司的事,确实是有了些问题。现在有些公司是黑白道通吃,我们是白道生意,估计他们的黑道势力会影响我们……”
这时候李景浩突然说
“嘿嘿,还没告诉你们,我爸爸的公司也有黑道生意。我可以帮你们的!”
“可,你才来中国,哪有那么大的力量……”
“也对哦……对了!我家公司在加拿大最大的合作伙伴 ‘GXF集团’在中国也有很大的势力,他们主要是以黑道生意为主的。不过别担心,它们总裁我认识,叫苏雨泽。改天一起吃顿饭商量一下。”
易烊千玺这才放心地“嗯”了一声。
吃完饭后,李景浩非闹着要到楼下的ktv里唱歌。然后大家就都去了。
易烊千玺到了包间里,也不唱歌,就坐在角落里喝酒。
过了好一会,实在是屋里太闷了,易烊千玺就出去到了楼下的商场里逛逛。
易烊千玺漫无目的地在商场里逛着,总感觉心跳很快。
算了,上厕所去。
就在千玺推开洗手间的门后,正好在洗手台洗好了手转身的王源,和易烊千玺面对面站在了一起。
四目相对,两个人都静止不动……
易烊千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惊得瞪大了双眼,吐出了两个字
“源……源……”

自己每天寻找,每天思念的人此刻就那么真实地站在自己面前。
易烊千玺一下子上前抱住王源,紧紧的,没有要放开的意思。
“源源……你真的没死……你终于回来了……”闭上眼睛,因为眼眶里有水,怕它们流出来。
怀里的人先是愣住了,反应过来后,就开始挣扎着。
“你是谁!放开我!”
听到王源这样说,易烊千玺一下子没了力气,松了松抱住王源的手臂。王源也趁机从易烊千玺怀里逃了出来。
王源向后退着,一脸恐惧的样子。
“你,你不要过来。我不认识你……雨泽……”
易烊千玺身后已经站着了一个人,王源看见他后,绕开易烊千玺,一下子跑到王俊凯怀里,抱着苏雨泽
“泽,他,他突然抱着我,我不认识他。”
“源源不怕,我在。”苏雨泽温柔的拍拍王源的背,轻声和他说。
然后,抬起头用冰冷的眼神瞪着已经愣住的易烊千玺。
“你是谁,连我的人也敢动?”
平淡的语气却处处透露着危险的气息。
你的人?源源你怎么了?不认识我?
“呵,你的人?我的源源什么时候成你的人了?!”易烊千玺瞪着眼睛看着苏雨泽。
“莫名其妙!”苏雨泽丢下四个字,就抱着王源转身离开了。

易烊千玺刚想追上去就被苏雨泽身边的四个保镖挡住了,最后,他对着王源的背影喊
“源源,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千玺啊!”
直到两个人消失在易烊千玺的视线里,王源也没回头看易烊千玺一下。
黑衣人走后,王易烊千玺循着王源离开的方向追去,却只看到一条空冷的街道……
这时候,王俊凯他们也出来找千玺了。
“千玺,怎么在这里?你在干嘛?”
“我见到源源了……”
“什么!你是不是喝多了。”凯宏夫妇一起喊起来。
“没有……他好像……假装不认识我了……跟别的男人走了……”
一行人看到易烊千玺落寞的表情,不再相信这只是易烊千玺的胡话。
李景浩走到易烊千玺面前,手搭上千玺的肩,问
“那……千玺,那个男人是谁?”
“不知道。听源源叫他‘雨泽’,看他的气势……我要是没猜错的话……苏雨泽……”
……

王源被苏雨泽抱回车里后,一直还在不镇定中。
“源源,你怎么了?”苏雨泽看王源状态不对,赶紧问道。
“泽,看到刚刚那个人……我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头有点痛。”
“没事的,可能是突然被吓到了。来我给你揉揉。”
然后苏雨泽把王源安置好,让他舒服地靠在自己身上,手轻轻地按在王源的太阳穴上,慢慢揉了起来。
“源源,头痛就不要想任何东西了,毕竟你是脑部受损,还没恢复。”
“泽,谢谢你。一直陪着我……我也没办法回报你什么……”
“从一开始我就没有想让你回报给我什么,陪在我身边就好了。”苏雨泽轻轻吻上王源的额头。
王源闭上眼睛,感受着身边这个男人给自己的温柔。
“嗯,我会的。”
可是……刚才那个人,是认识我吗?他也叫我源源……他也有耳钉……而且看到那个蓝色耳钉心里好难受……
我怎么了……
不一会儿,车就开到了苏雨泽的别墅里。
到了客厅,苏雨泽看王源自己往楼上走去,把外套扔给女仆,拿起桌子上的水就喝。
“源源,晚上要不要我陪你睡了?”
王源回头微微一笑
“不用了,泽。你早上不是说今晚有很多文件要批吗。我就不耽误你了。”
“看看你那酸酸的样子……我很快就去处理,处理完了就去陪你。”
“嗯!”王源听到这番话终于又开心地笑了起来。“泽,那我先走了。”
苏雨泽看着这样子的王源心里就多了一丝欣慰,毕竟王源不再是以前那样了……可是,还是有一丝心酸……我爱你,可我不是你真正爱的人,我只是充当着你爱的人的影子……
拿起电话“Jess给我查一下易烊千玺的资料。”
然后苏雨泽坐在沙发上,闭上眼睛想着什么。
回忆起两年前还真的像做梦一样……

那个上午,苏雨泽正准备乘飞机回到加拿大。车开过一家商贸门口的时候,准备下去买些东西,还没出车门就看到路边站了一个可爱的男孩子,他的眼睛像水晶一样灵动,像是在等人。
自己还在看着他,突然就有几个人从后面把他打晕扛走了。
“呵,有意思。大白天都敢绑人那么大胆,打扰我看风景。司机跟上他们,我倒要看看他们想把他怎么样。”
缜密地尾随着前面那辆黑色商务车,渐渐开到了郊区的一个破仓库里。
苏雨泽看着他们把王源带出来往楼上一间屋里拖去。
“苏总,需要去救人吗?”
“等等看。”
直到屋里传来了王源的求救声,苏雨泽才立刻命人进去救人。
苏雨泽的手下一部分从后窗偷袭进去,刚打算进去就看到背对他们的摄像机。为了不暴露苏总的行踪,用最快的速度损坏了它。
当苏雨泽进到屋里的时候,黄志天已经被手下控制在地上,看着赤身裸体的黄志天,一脸厌恶。扭头就看到被绑在床上的王源,衣服已经被撕碎,不过看样子还没有被侵犯。
苏雨泽一下子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王源身上,然后给他解开绳子,抱走了晕去的王源。
临走出门前,苏雨泽扔给黄志天一把枪
“该怎么做,不用我说吧。”
看着苏雨泽的眼睛,明明是第一次见的陌生人,但还是感觉到他身上露出的王者气息。让人不敢忤逆。
然后苏雨泽就跨着大步离开了。直到那间屋子里传来一声枪响,苏雨泽才满意地冷笑着离开。
坐在车里,苏雨泽看着被自己抱在怀里的王源。原本俊秀的脸上多了一个通红的手掌印,一脸的泪痕,嘴角还带着血。
那颗冰冷的心像是被击中了一下,有些心痛地看着这个柔弱的人。为他抹去嘴角的血,轻抚他的脸庞。
“开车去城西我们公司的商贸”
苏雨泽把王源带到宾馆房间里,给他穿好新衣服,自己去给他买些擦伤药。
当他再次回来时,床上已经不见了王源的影子,冷冷地瞪向门口的保镖
“人呢,说!”
“他,他醒来后,就像疯了一样,跑出了房间,已经有人去追了。”
当苏雨泽赶到楼下时,还没出酒店大门就亲眼看到王源被辆货车撞了很远,最后倒在血泊里。
抱起王源正想往医院去,就收到手下的报告
“已经有人在找他了。”
“清除我所有的踪迹,不要让他们找到我们。”
最后,苏雨泽带着重伤的王源去了只有他才知道的地方……

“泽,那孩子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
“谢谢景浩,你李氏氏医术还真的是名不虚传。”苏雨泽的脸上露出放心的笑。
“那当然了……但是……他是脑部受损非常严重,估计醒来后会失忆的。”
“怎么会这样……那有可能恢复吗?”
“也可能……但几率真的太小了。被撞成那样……能活着都是万幸了。不过他背上的那道伤疤是去不掉了,真可惜了,那么好的皮肤……”李景浩无奈地摇了摇头。
“他什么时候会醒?”
“晚上吧,你看着点。”
“嗯”
到了夜里,王源慢慢睁开了眼睛,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坐在床边的苏雨泽。
“你醒了。”苏雨泽看王源要起身,赶紧上前按住他,“你刚做完手术,别乱动。”
“我……”王源用沙哑声音刚想说话,就被苏雨泽用手指堵住了嘴。
“别急着说话,先喝点水。”
苏雨泽扶住王源的头给他喂了些水。王源一直大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王俊凯。
“你是谁……为什么我对你有种熟悉的感觉?”
“熟悉?我是……你失忆了……以后我会照顾你的。我叫苏雨泽。你呢?还记得自己叫什么吗?”
“我叫王源。然后……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头好痛……”王源努力想回忆起什么,却被头部传来的剧痛阻止。
“不要想了。你刚手术后不久。”
“我怎么了”
“你被车撞过。好了,不要想了,好好睡一觉吧。”
“嗯。”王源听话地闭上了眼睛,王俊凯给他掖了掖被子,还摸了摸王源的脸,一脸复杂地看着王源包着纱布的脑袋。
你以前的生活是怎样的……为什么第一次看见我就说对我很熟悉?
既然我救了你……我不会再让你受伤害了。
呵呵……我这是怎么了,对一个陌生的孩子那么上心……

评论
热度(1)

© 薄荷味的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