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既腐又耽的兔子

遇见和分离都是命中注定(二十二)

“滴——滴——滴——”
病房里传来一阵阵的仪器声音,坐在床边的王俊凯刘志宏担心地看着昏迷的易烊千玺。
那一刻,医生从被撞的不堪直视的车里把易烊千玺救出来的时候,不久前还激动地冲出别墅的易烊千玺现在就浑身是血昏迷不醒。
“易烊千玺!你给我醒醒!源源还在等你呐!你给我起来!”
“对不起,伤者需要马上治疗请放开配合工作。”
刘志宏被王俊凯拉开,沾满鲜血的双手让人失去理智,只是一直喊着王源的名字,想要唤醒易烊千玺。
俊美白皙的脸上一道道鲜红的血迹,易烊千玺双眼紧闭,浅蓝色的衬衫也被血染上片片鲜红。触目惊心的画面让跟随着进到医用车里的王俊凯一直难忘。
“小凯……他不会有事吧……”
“千玺还有王源,他不舍得死。”
(画面转回)
“易烊千玺,你还不醒!小爷我都放弃和小凯在一起来看你了,你不给面子啊!王源,王源,王源,王源……诶诶!!医生!医生!他醒了!!快来!”
微微睁开眼的易烊千玺刚刚有了意识就被一群医生围着做各种检查。过了好久才离开。医生离开前走到王俊凯面前实意王俊凯出门有事交待,病房门口
“医生,我朋友没事吧”
“嗯...因为患者受伤较重,可能会落下车祸后遗症,他才刚醒,还需留院观察一段时间,这段时间你们多多注意和留意一下他,一有什么异常立马通知我”
“好的,知道了,谢谢医生,我们会注意的”
回到病房后
千玺看着面前的刘志宏和刚走回病房的王俊凯,被喂了些水后才开口
“我昏了几天?”
“三天。”
“源源……走了……”
“千玺……源源可以回来的……你……”
“我累了……你们出去休息吧。”
王俊凯和刘志宏没有再说什么,过了一会儿就静静离开了病房。
易烊千玺躺在床上,麻木的表情麻木的心。
源源,我最后还是没有留住你……
老天真是对我不公平,在我发现一切之后还阻断我去挽留你的路。
如果我没开那么快,如果我看了红灯,会不会就不是这个结果了……
或许,你根本就没在机场等我?一切都是我自己在自作多情地演着独角戏?
不会的……不会的!
可这又有什么用……你已经走了。
源源,以前多少次我在你生病了待在床前照顾你康复,只是那次车祸我没找到你,没有守着你康复……你这是同样对待我吗?我好不容易躺次病床,你不回来照顾我吗……
可是,你怎么会知道呢……
为什么我们爱的那么累,那么痛苦。有情人终成眷属不是吗,我们是例外?
源,你怎么忍心抛下我……
————————————
“源,源……”
“千千!”
夜半,从床上突然坐起的王源惊得一头冷汗,眼睛惊慌得四处乱看。
“源……不要怕……噩梦吗?”
扭头看到身边的苏雨泽,突然抓住他的睡衣,
“易烊千玺他……他有事吗?!”转念又想到自己此刻的身份,慢慢放下手,“我,我……噩梦而已……我好了,继续睡吧。”
说完,王源就拉上被子侧躺好,背对着苏雨泽。

看着王源努力掩饰自己的惊魂未定的样子,无奈和心疼又涌上心头。苏雨泽从背后抱住王源娇小的身躯,在他耳边低语
“我一直在。”
“嗯。”依旧是颤抖。
“他不会有事……”
“……”
怎样你才能忘记他,源……
难以入睡的夜。

半个月过去了,易烊千玺一直麻木没精神地过,身上腿部腰部受了重伤,一两个月根本没法好起来。所以现在的他只能躺在病床上,偶尔看看手机里的照片,偶尔摸摸无名指上的戒指,偶尔看看窗外……
王俊凯和刘志宏又是和平时一样,早上就前往病房。
在走廊里,两个人聊了起来。
“你说李景浩这小子怎么就突然又回加拿大了,千玺这出车祸了他也不回来。”
“他不知道啊。”志宏说道。
“你没告诉他?!为什么?”
“他家的企业在加拿大出了问题,很忙。我们告诉他他也没办法回来,还是白白担心,不如隐瞒,等他回来再说。我们照顾得过来啊。”
“也对。我只是……感觉李景浩和苏雨泽的关系……有点怪。”
“别多想了,到了。走进去吧。”
“嗯。”
————————————————
苏雨泽在那夜王源惊醒之后,就派人查了易烊千玺最新的情况,就被调查结果震惊到了。
没想到,竟然能出那么大的事。
怪不得那时候没有去找王源……
暗地里他派了医生去到那家医院给易烊千玺治疗,只是用了普通医生的名号,不让他们发现自己。
这件事,自然不能让王源知道。
王源从国内回来一周左右才回过神来,脸上才渐渐有了笑容。
可是苏雨泽看的出来,那不是会心的笑。
心事太重的王源时常在苏雨泽不在时跑到别墅的天台,向着那个有他爱的人的方向,握着挂在项链上的那枚戒指。
从黄昏到黑夜……
苏雨泽找到了回加拿大的李景浩,告诉了他易烊千玺的事。
“什么?!千玺出了那么大的事!不行,我要回去!”
“你回去了能干什么?”
“我!我……”
“留下来吧,以你的名义去送去药物医疗来源,我给他。毕竟李氏医疗的名气是世界著名的。”
“我感觉你把王源给他送回去是最好的药。”
“……你会把爱的人拱手让人?那么伟大?”
“……”“好了,我暂时不回去。可是,你是他哥,看你的态度,你们以前一定很好是吧。那你打算瞒他一辈子?”
“总有一天会知道。可不是我告诉他。”
“那是谁?”
“你。”
“为什么?!关我什么事?”
“凭你是他好兄弟。凭……都氏企业靠我的公司发展……”你以后,对我有大用处……
李景浩不再说什么,苏雨泽的心思谁能懂……总之是兄弟,他不会做什么坏事的。
“刚回来不到一个月,源,你真的想好了?”
“嗯。泽,是时候给自己一个归宿了吧。”王源在苏雨泽的怀里,一起看着黄昏的夕阳。
“那好吧,婚礼下个星期二。一周的时间来准备,可以吗?”
“你定就好。”说完,看着苏雨泽,露出甜甜的笑。
源,如果这是你想要的安定那我给你。可是……你是真的准备好了吗……
泽,我该给自己的感情给你的爱一个交代了。易烊千玺,有句话也许你没有听过。
我成为别人的新娘你依旧是我最初的梦想。
易烊千玺,我欠你一个婚礼。
逃婚的是我,对不起。我也只能说对不起了……
苏雨泽,我会努力爱上你的。
————————————————
“小凯,源源在加拿大还没有消息吗?”
“没有。根本查不到他们在哪里,他们两个连原来的通讯方式也全部换掉了。苏雨泽的能力……真的不容小觑……”
“那问过李景浩了吗?”
“问了,他说他什么也查不到,说他们两个像人间蒸发一样。只是送来好多对于千玺康复有用的稀缺医源……”
“等等!谁告诉他千玺出车祸了?!”
“……他说是他查到的。”
“可是!以李景浩跟我们的交情,按理说他早该亲自回来了吧?!”
“……不知道……也许那里很忙,走不开吧……”
刘志宏副沉思的样子,盯着易烊千玺的病房想了好久……
“小凯,你没有怀疑过李景浩吗?他和苏雨泽的关系。”
“这……有过一点。我感觉他们之间不止只是普通朋友。”
“源源出现后,他就没怎么再和我们一起聚会。好像刻意躲着易烊千玺和王源。你说他有没有什么瞒着我们……”
“估计……等等!钟仁的电话!”
……
“喂。俊凯哥,千玺怎么样了?”
“他很好,别担心。就是情绪一直低落啊……王源不回来我估计他得一直这样。”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
“那就……不要再等了吧……让他死心吧。”
“……李景浩,你有没有什么事瞒着我们?”
“啊?……哈哈,怎么可能,哥你太……”多虑了……
“我说真的。”
严肃的语气让电话那头的李景浩停顿了好久,终于开口说了,
“我是知道些事……”
“你找到苏雨泽和王源了吧?”
“…………对……可是,哥你别想着和他抢人,我们斗不过他的。”
“为什么要瞒着我们?”
“我……”我总不能说苏雨泽是千玺亲哥哥吧。没经过他允许……苏雨泽不杀了我……
“好吧。我告诉你。可是,绝对不能让千玺知道。志宏也在吗?你们先答应我。”
“……嗯,答应你。”
“还有几天……苏雨泽和王源……就要举行婚礼了……”
“……………”
“什么!!”

病房里的易烊千玺,坐在轮椅上,无助地靠着,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纷飞的雪。
本来在听到了王俊凯和刘志宏的声音,想要开门迎接,却听到了出乎意料的话……然后心更冷了……默默挪回窗前看雪花飘飞。
源源,你真的和他在一起了……
我真后悔当初怎么不先和你订婚,看你还怎么和别的男人走进婚姻殿堂。
你的心你的人都是我的……可唯独没有和我走到一起……儿戏一样,真残忍。
你现在没有失忆,那你会不会想我?
如果想我,会不会像这片片雪花落到手心里,点点冰冷然后渐渐温暖……
你怎么忍心……
欺负我受伤是吗……我如果是好好的,我一定去把你抢回来。
我如果好好的,就能当初顺利在机场接到你了吧……
上天好狠心,你也是……
————————————
这家医院离那个公园很近,已经快一个月了,我还只是能坐在轮椅上。恢复好还要许久。
突然感觉自己好没用,比起我,他真的更适合你?
他比我有权有势,比我能更好保护你,比我意志坚决,比我聪明,比我……
他没我爱你……
他也没有你的爱吧?明明一心都是我,源源,你为什么因为那些琐事而逃避。
每当天晴时,我就自己到那个公园里的许愿池,许愿你能回来。也许都是空想,你都是别人的了。
天下雪,我就待在屋里发呆,看着大大的床,就想起无数个早上你从被窝里露出个小脑袋看着我笑,说你饿了。
……
回忆那么深,我不信你能忘。
————————————————
远在加拿大的王源。
,不知道你现在过的什么生活。没有我,开始肯定会很不好过吧。以后就好了吧……
可是,你两年都不曾忘过我……
我是不是太过分了,带走了你的心。
可是,我不能对不起泽。他给了我太多,既然我不能成全我们的幸福,那我就陪在泽的身边吧……婚礼,后天。
我做好准备了?
这枚戒指好漂亮,还刻着你的名字。
这枚耳钉也好漂亮,带着你的味道。
祝你幸福……
———王源不知情时出现在身后的苏雨泽。
源,你知不知道这一个星期你有多爱发呆。
每次叫‘醒’你,你都回以傻傻的笑。
你在想他,无时无刻。
你以为,我看不到对着镜子里那枚耳钉发呆的你……
你以为,我看不到紧握脖子上挂的戒指的你……
你以为,我看不到独自躲在浴室里哭的你……
我受够了,我不忍心再折磨自己折磨你!
你让我怎么办……
我真的错了吗?
这种幸福不是我期望的,它不美好。爱情是娇艳的玫瑰,有美丽有芬香有刺痛,可我们只有平静安定。

评论
热度(3)

© 薄荷味的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