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既腐又耽的兔子

遇见和分离都是命中注定(二十三)

“源,紧张吗?”身穿笔挺西服的苏雨泽手拿鲜花走到王源身旁坐下。
看着妆容精致的王源,身着米色西服,坐在白色沙发上。像一朵含羞待放的花。
“源,你可真美。”
“泽也很帅啊。”微微地笑着,看着王俊凯深邃的眼神。
“我带你去个地方。”
“可是…泽…婚礼要开始了啊……”
不顾他的话,牵起王源的手,走出这间休息室。顺着白色古典阶梯走向天台。
白色的主色调加上西方古典花纹雕刻,白色莎绸点缀在阶梯四周,墙壁立柱上。
吊起的水晶灯闪着耀眼的光,照在点缀在宾客座位上的粉白玫瑰花上,愈发显得它们娇艳美好。
天台上,一双手十指相扣,趴在栏杆旁看着远处的婚礼外景出即将放飞的五彩气球。
“泽,为什么来这里?”
苏雨泽看着远处,没有回答,转身抱住王源的身子,把他圈在自己怀里。
“源,我是时候放手了……”
“泽……你说什么……”微微怔住。
“源,你爱的人是易烊千玺,不是我。”
“我……”
“你听我说,乖,安安静静的。”
“你早就回忆起一切了对吧,在你没离开易烊千玺家之前。包括你回忆起了不好的事。对不起……我的错。我救了你,把你从那个人手里救出来。你的身体,一直都只是易烊千玺的……我以为,我不告诉你,你会对他死心。所以,在你放弃他之前我一直不曾碰过你直到现在。你的心都是他的,我没办法玷污你的身。因为我爱你。和你在一起的这几年,我一直在你心里都是以易烊千玺的影子存活的吧……因为我和他很像。他……是我弟弟,亲弟弟。不用惊讶,我迟早会告诉他。”
“你之所以选择跟我在一起,你认为你放下了易烊千玺,你认为时间会冲淡一切,你认为你可以爱上我,对不对……你如果真的放下他了,那那枚戒指为什么保存的那么好,谁也不给碰?还有一个好残忍的事实,那就是……你对我,是种感激和责任,不是爱。你的爱,早就毫无保留的给了易烊千玺。他也是……他受伤了,在我们登机的那天。如果不是车祸,他可能会接到你。现在他还没有康复。我以为那次从机场把你带来就可以把你变成我的,可我渐渐发现这是个空想。我想了很久,为了你,我要放弃才是真的爱你……你懂了吗……不要再骗自己了。”
王源在苏雨泽的怀里早就被一句又一句的真相,秘密,攻击得不能坚持下去。
也许是愧对苏雨泽的好,想起自己的离开,想起身心受伤的易烊千玺,想起他们快四年了的艰难爱情。
王源哭得很伤心很伤心……
苏雨泽也只是深呼口气,好像压在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抚摸着王源的头,让这个孩子能宣泄忍了一个月的悲伤。
“好了,不哭了。还有30分钟婚礼就开始了,我允许你逃婚。机会只有一次……”
“泽……呜呜……为什么……对我那么好……我怎么值得……”
“是你就值得了。快走吧,他在家等着你吧。李景浩在下面等你,让他带你走。”
“那你……泽……”
“跟着你的心走,再也不要骗自己。去吧。”
把王源退出天台,然后紧闭大门,听着王源隔门哭了好久,最后被李景浩拉走。
“泽……泽!”声音越来越小直到消失,直到黑色跑车离开教堂很远,很远……
苏雨泽手撑在栏杆上,看着远处的美景,拿起手机播出一个号码。
“婚礼取消。”
『离别没说再见,你是否会心酸。
原谅捧花的我盛装出席只为错过你 
祈祷天灾人祸分给我只给你这香气 
但我卑微奢求让我存留些许的气息 
好让你在梦里能想起我曾紧抱你的力气』 
自己的一切都做完了。
没想到,苏雨泽你也有这样的时候,为了一个人,竟可以那么委屈自己。
爱情的力量……比人心强大得多了去了。
源的幸福注定不是自己,都已是命中注定的。什么人定胜天,都是空谈。
千玺,源,这次我要作为哥哥的身份祝福你们了。
祝你们幸福,我爱的人们。
天空飘起雪花,落在玫瑰花上,落在某人身上。雪纷飞,与你相靠在一起看它们起起落落本是计划,最后却只留得一个人感受孤独,失落。浪漫美丽的婚礼没有开始就迎来了结局,注定要散的欢宴没有打破常规永久驻存,不该留下的人也渐渐远去,命运的齿轮继续转起,未知的幸福未知的路,也许有些人,注定一生只是你的过客。
我爱你,可命运让我错过你。

(婚礼前)
“找我干什么?”李景浩不解地看着苏雨泽。
“带走王源”
“什么?!”李景浩睁大了眼睛“你再说一遍!”
“我决定放手了……”
“别跟我开玩笑了……今天可是你们的婚礼。”
“我说真的。”苏雨泽端起桌子上的酒杯,端详着杯里酒红色的液体,没有过多的解释。
李景浩看到苏雨泽严肃的样子才相信他的话,停顿了好久才再次开口。
“雨泽哥,你真的忍心放弃?明明废了好大的功夫才把他又留在身边。”
“源的幸福我给不了……更何况……千玺不能没有他。”
“…………”“你真的好伟大……如果是我,我做不到……”
“你不懂……看着他一直在骗自己,折磨自己的心。这种在一起,不是幸福。对源,是种痛苦,只是他给这种痛苦加上了‘幸福’的名字。”
“可是……他不是也爱你吗?”李景浩疑惑地看着苏雨泽,看着他没有表情的脸,和眼里的失落。
“他对我……不是爱,是感激。”
……“虽然很不理解,但是,千玺一定会开心的,他一定会感谢你这个哥哥的。我替他谢谢你了。”
“不用谢我。这个,在合适的时候交给千玺吧。”
苏雨泽把一个密封好了的档案袋递给李景浩。
“什么?”
“我和他的关系。”
然后苏雨泽起身就要离开
“我去告诉王源,你在楼下等着吧,正午的飞机,机票在管家那里,你去取。一小时后王源还没下来你就去楼上强行把他带走。”
李景浩看着离开的苏雨泽,听到的一切像是一个梦一样,那么令人不敢相信。
苏雨泽……你真的是给王源付出太多了……
我一定会让千玺好好保护王源,弥补你对王源的爱。
你一定很伤心吧……是经过多久的内心挣扎才做的这个决定……
你自己都看不到,你的身影,有多落寞,苏雨泽。
祝你找到自己的幸福……

又是一个明媚的午后,易烊千玺坐着轮椅,自己出了病房到了许愿池旁。
天气很冷,尽管阳光照下来,许愿池里的水依然是结着厚厚的冰。像极了某人此刻的心境。厚厚的冰面反射着耀眼的阳光,照在易烊千玺的身上。
“啊~许愿池你一点儿都不灵。源,现在都嫁给苏雨泽过了吧,也没见他回来。不信你了……”像赌气的孩子一样,易烊千玺转了个身,作势要离开许愿池,却没有动起来。
“……算了,还是许愿吧……总有点希望啊……”
转过轮椅,闭起双眼,抬起紧握的双手,默默在心里说话。
源源,你和他的婚礼结束了吧,今天的你肯定很美吧...你和他...现在肯定过的很幸福吧...唉,想想你不原谅我也是应该的,毕竟我做了那么混蛋的事啊...回来吧……我想死你了…回来能让我再看看你就好,即使是以朋友的身份...但这就足够了....至少让我给你说句祝福吧...
又坐在许愿池前看了许愿池一会,易烊千玺叹了一声,转身低着头,忽然有一阵脚步声走近,千玺听到后头都不回不耐烦的说了句“知道啦,现在就回病房去”身后的护工就推着千玺回到病房

评论(8)
热度(11)

© 薄荷味的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