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既腐又耽的兔子

快把薯片还给我!!!(四)

  第二天。  

 “早啊王助理。”男同事A和他打招呼。  

 “资,咳咳咳,”一个早字都没发音完整就引来了一阵剧烈的咳嗽。  

 “王助理咳嗽了呀,我那边有止咳糖浆,要不等一下我拿给你?”女同事B看着他咳得都皱成一团的小脸,母爱的光辉忽而闪现。  

王源摇摇头,指了指自己拎着的塑料袋,意思是我也买了药。  

王源走进办公室,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之后,就趴在桌上,咳得眼泪都要掉下来。  

 喉咙好难受,心也好难受。  

千千……

 昨晚就握着手机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已是凌晨3点。将手机解锁后看到的就是千玺在零点零一分发的信息:宝贝睡了吗?  

 但是王源却没力气回一个电话,甚至是一条短信给他。因为他发烧了。  

 喉咙里也烧的厉害,就糊里糊涂的去找药,然后好像自己没找着药,就又坐在地上睡了过去。等再次苏醒的时候已经早上八点多了。然后匆匆忙忙的出门,居然将手机落在了拿药的地方。  

 咳得仿佛肺都要炸了,王源抬起眼望向那一瓶刚买的咳嗽药水,好不想喝啊。  

 “要是千千在的话他一定会说‘宝贝乖,喝了咳嗽药水就不咳了,要是怕苦的话等下就吃一颗酸酸的话梅。’咳咳咳,千千,我发烧了,还咳嗽,好难受呀,你怎么都不回来啊?”

王源拧开瓶盖,没用量杯,就着瓶口喝了一大口,喝完还咂了咂嘴。真的好苦好难喝啊!

 “要是千千回来看到我这样,准又心疼死,所以王源,你要乖乖好起来!”拍了拍自己的脸,又探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好像还是很烫,咳咳咳,要不等下班了去医院挂个水吧。”

王源正在和高烧咳嗽作斗争的这这一整天,完全没注意自己没有带手机。  

 晚上11点多,王源拖着已经散架的身子回到家,插上钥匙,发现门居然没锁。  

 不会是遭贼了吧?  

王源颤颤巍巍的将门打开,却发现家中灯火璀璨,而放在玄关的鞋子,昭示了千玺已经回家。  

 “千千,你……”

王源唤着爱人的名字,欢快的跑向客厅,却发现千玺冷着脸坐在沙发上。  

 “去哪玩了啊?玩这么晚?”透露着不愉快的语气,让王源懵了。  

 “打你手机也不接,知不知道我会担心啊?还是因为我不在家没人管你,所以就放着你自己野去了?”

 “我没有。”王源突然连站的力气都没有了,爱人尖锐的问话,让他觉得自己像一个不懂事的孩童,一离开大人的管教就只懂放纵的野孩子。  

王源觉得双腿已经支撑不住自己的重量了,朝前挪了几步,将自己稍稍倚向单人沙发的扶手。而这个动作,在千玺眼里,却是王源不承认自己错误的举动。  

 “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千玺很想心平气和的和王源说话,但陡然提高的声音出卖了他的情绪。  

 “今天是你生日。”

 “你还记得我生日啊?那当初说好的生日礼物呢?亏我还兴冲冲的隔半分钟就刷新一次微博,刷了大半天都没看到你要送给我的礼物。然后我就安慰自己,可能你忘了嘛,你本来就记性不好忘性也大,才多大点事儿啊,不就一首歌么?然后今天上午开会的时候,我一直在看手机,我多希望看到你的头像在我手机屏幕上跳动,哪怕是一条短信也好,但是结果呢?什么都没有。吃中饭开始我就给你打电话,你却一直都不接,我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就直接坐飞机赶回来,发现你居然不在家。我给你的朋友打电话,他们都说你没去找他们,给公司的同事打电话,说你一下班就走了。你知不知道,我找不到你,我会有多害怕!但是你呢?王源你自己说,你玩到三更半夜才回来,脸还红成这样,该不是和什么不三不四的人喝酒去了吧?”

 听着千玺不带喘气的陈述和质问,王源居然什么都不想辩解,不,应该是完全脱力了。强忍着眼泪不掉下来,王源只说了一句,“就准你在微博和别人大秀恩爱,就不准我出去喝酒解闷了吗?呵呵,易烊千玺,你真自私。”

 天花板好像开始旋转,闭上眼之前,他好像听见了千玺在喊自己。  

 “源源!”

 真好,终于不用再依靠意志力来支撑了。

  易烊千玺坐在床沿,左手紧紧牵着王源的右手,右手三五不时的探着他的额头自己怎么会那么白痴呢?居然连自 家宝贝生病了都没发现,而且还不分青红皂白的将他数落了一顿,有这么当别人老公的么真是!千玺好想狠狠的抽自己啊。“千千……你别骂我……我……我有录歌……我没忘记生日……千千……你别骂……别不要我……” 居然在梦中还是自己大声责骂的场景,王源的轻声呜咽让千玺更加悔恨。明明是自己捧在手里的宝贝,舍不得他受到一丝伤害,而最后,伤他至深的却是自己。千玺摩挲着王源手背上的那一片青色。王源血管细,手背上有好几个针孔,应该是护士找不到血管留下的。一定很疼吧。一想到王源扎针时苦逼的小脸,还有一个人在医院孤单的挂水的落寞表情,千玺就越发的仇恨自己了。宝贝的烧总算是退下去了,千玺将他的被角掖好之后,就去厨房熬粥。特意放了一些滋补的食材,而非清淡的白粥,因为这才短短几天,王源的脸就已经小了一圈。千玺走出厨房,看到王源的电脑放在餐桌上,想着刚才他在梦中含糊的呓语,心里很不是滋味。将电脑打开,桌面上有序的放着一个个归类的文件夹,而有一个文件相当的不合群,它的名字是“to my darling”,而它本身其实就是录音的工程文件。完全显示出来的时候,千玺傻眼了。整整87个音轨!除了第一个音轨上是伴奏之外,其余的86个音轨,全部都是录音文件,虽然音轨长短不一,但由此依然可见录音之人的用心。千玺一个音轨一个音轨的听,听一个音轨,他就在心里说一句傻瓜。当初想到在微博上艾特生日的那个点子,无非就是想知道王源的微博。他知道王源肯定已经知道自己就是千玺,微博也肯定关注了自己,唱歌送生日祝福也就是个幌子,他压根就没想过王源会如此的重视这一份生日贺礼。听完86个音轨,将电脑合上,千玺感觉眼眶湿热,似乎有什么东西要溢出来。“易烊千玺,你TM就是一个渣!”“咳咳咳……”身后传来一阵咳嗽,千玺回头,看见自家宝贝穿着睡衣就出来了。“宝贝,你怎么起来了?”赶紧找衣服给他披上,要是感冒加重,体温再次飙升到三十九度三,自己非急疯不可。“饿。”王源扒拉好衣服,拉出椅子坐下。“粥好了,我给你去端。”将粥端了过来,千玺奶妈模式全开,“要不要回床上去?这样坐着会不会累?还是我喂你?”“你好吵。”千玺扬噤声,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王源喝粥,生病的宝贝看起来特别虚弱,万一喝着又倒了,自己也能即刻反应接住他。王源喝完粥,拿着碗准备去洗刷,却被千玺一把拦了下来,“快去躺床上睡觉去,这边我来收拾。” 王源也没有推辞,直接走进房间锁上门睡觉去了。千玺知道他在生气,要是换作自己被王源误会,肯定也会气得半死。所以对于被锁在门外一事,他一点都不意外,也更加不气恼。有果必有因嘛!千玺简单的将自己清洗了一下,拿着王源的手机,躺在沙发上。这是他去找退烧药的时候在医药箱里发现的,难怪他打了那么多通电话没人接,敢情是被遗忘在家里看药了。将手机解锁后第一个画面就是他和王源的短信记录,最后一条短信是他发的“宝贝睡了吗?”而短信编辑框里显示的是“生日快”三个字,可能是因为王源以为自己短信写完并发送了,也可能是因为发烧太累了而没有把短信写完,不管是哪个,千玺知道自己又误会了,这次,千玺真的想掐死自己。掏出自己的手机,上了自己的微博,评论和诶特又有成百上千条,他却无意观看,只是一个字一个字的书写着自己的微博。千纸鹤:我多么庆幸有你爱我。我爱你,小狐狸。身体赶快好起来。等我亲口跟你说对不起好不好?千玺并非故意要在微博大秀恩爱或是怎么滴,只是他知道,他的微博王源一定能看到,而只有在微博上,他能倚靠王源偶像的身份,去祈求自己宝贝的原谅。虽然这么做有点不厚道,但为了能和自己的爱人和好如初,厚不厚道都是浮云了。不知道宝贝睡着了没有?会不会又踢被子啊?万一明早起来感冒加重该怎么办?房间内,虽然王源刚吃饱,但由于前几天千玺不在家没有睡好,现在头一搭上枕头,就又想去找周公下棋,不过在那之前他还是去把门锁给解了,因为如果千玺睡客厅的话一定也会感冒的。卧室与客厅,终于只剩下呼吸声。两个人,一床一沙发,一夜安好。

  早上醒来的时候,王源发现自己被千玺搂在怀里,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进房的。王源嫌弃似的将他横在自己腰上的爪子一扔,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奈何体力不支,无法实现起床的愿望。  

 “宝贝,早啊。”千玺微眯着眼睛,慵懒的打着招呼。  

 “我不想跟你讲话。”王源将被子把整个头都盖住,负气似的翻了个身,背对着他。

“宝贝别生气了,昨晚上都是我不好,你就当我神经病发作,大人不记小人过了嘛。”千玺小力的扯了扯被子,略微撒娇的口吻道。  

王源装没听见。  

千玺继续撒娇着解释,“昨天生日的时候,你都没发生日祝福给我。打你手机也打不通,开完会就直接飞回家,结果发现你不在,我就会担心你出事啊,你11点多才回家,而且还脸颊酡红,我就以为你出去和别人喝酒了嘛,我当时脑袋温度过高,就当机了,完全没有想到我的宝贝生病了嘛,你晕倒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慌神了。一摸你额头,烫的吓人,当时我就想抽死我自己。宝贝我错了,原谅我好不好?”

王源继续挺尸中。  

 撒娇卖萌木有用啊,千玺就即刻囧瑶奶奶附身,“宝贝,出差的每一天,我都在想你。那天〖青衣拂尘〗在YY首播,我知道你一定会去的。虽然我不知道你的马甲,但我知道我们离得那么近。和小楼西风贫嘴,也是因为我太得瑟,就想在你面前出出风头。以后我一定不会在YY和别人贫嘴了,以后只和你一个人贫,成么宝贝?”

王源轻轻的哼了一声。  

 看来囧瑶奶奶有效啊,千玺乘胜追击,“让你录歌给我,就想知道你的微博,你从来都不告诉你的微博是什么。”

千玺小媳妇儿似的语气,让王源噌的冒了出来,结果脑袋撞到他的鼻子,疼的千玺乱哼哼。

“活该!疼死你!混蛋!”王源沙哑着嗓子说。  

 “一定流鼻血了!”

 “你把手放开啊!万一真流血了怎么办啊?”

千玺听到他焦急的问话,也顾不得装了,搂过王源,一下就亲了上去。舌尖顶开皓齿,在王源的嘴里攻城略地,缠着他的舌随同自己翩翩起舞。哪知王源就是不让他得逞,他往左自己就往右,就是让他的舌勾不到自己。千玺也不着急,放弃了舌舌嬉戏,居然用舌尖滑过他的每一颗牙齿,时而打转时而轻滑,一会儿工夫,王源的舌就自动的缠了上来。嘿嘿,投降了吧。  

千玺不再进攻,分开了两人的唇,得逞般的望着王源 。  

王源被他看得满脸通红,却拔高嗓音,“你怎么可以污蔑我?我怎么可能和不三不四的人出去喝酒,我像是那么没有节操的人吗?易烊千玺我讨厌你!”

 道出委屈,心里却越来越委屈,眼泪滴滴答答的掉了下来。  

 “是是是,我讨厌,我最讨厌了。乖,不哭了不哭了……”

 “我讨厌你……呜呜……”

 “乖,别哭了,不然等一下又要咳嗽……”

千玺话还没说完,王源就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  

 拍着他的背帮他顺气,结果却咳得更加厉害了。  

 “宝贝,我们去医院吧?”

 “不去医院!要不是怕你回来担心我感冒发烧,我才不会去医院挂水。医院好恐怖!”

千玺心里一暖,谁说他们家的小狐狸不懂关心别人他就跟谁急!  

千玺再次将唇贴了上去。  

 既然这样,就把感冒传染给我吧,我要我们家宝贝健健康康的。  

 讨厌的易烊千玺,我才没有原谅你呢!你怎么可能随随便便的亲我!你知不知道我很饿啊TVT


评论(6)
热度(10)

© 薄荷味的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