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既腐又耽的兔子

北方的南风(三)

这次是论王大源小朋友的腹黑程度 (ー`´ー)

————————————————

“烊烊啊快来吃饭”易烊千玺虽然戴着耳机但是还是能听到他可爱的老娘那惊天动地的嗓子,然后默默地把耳机收好,进了里屋。

(老娘:不服憋着)

然后在一群人诧异的目光下坐在了王源的旁边。

千玺不是不是不是和源源……算了算了我就看看不说话。王俊凯看了一眼易烊千玺和王源,然后夹了一片牛肉。

“额.......那啥你们吃啊!来来来锦锦吃菜”易母觉得自己一定要好好吃顿饭,然后就很伟大的缓解了这个迷之气氛。

(舅舅:姐姐我们不约!)

然后在听到“锦锦”之后,意料之中的大家都笑了。

易烊千玺看着旁边笑得堪称丧病的王源,表示这是什么梗我听不懂。然后给自己夹了块瘦肉,嗯不错。

王源看着易烊千玺从一盘红烧肉中夹了一块瘦肉,然后朝王俊凯挑了挑眉。

王俊凯看见对面的王源不怀好意的表情,在心中为发小点了支蜡。

“那啥,我刚刚撞到你不好意思哈,我我我不是故意的哈!那,我给你夹一块肉我们就和好吧!”然后夹了一块油亮亮(?)的大肥肉给易烊千玺,挑了挑眉示意易烊千玺吃。

易烊千玺看了看那块吃了会让自己死的肥肉,然后高贵冷艳地扭过了头。不料被自己可爱的老娘发现了。

“烊烊啊,快吃吧,你看源源都跟你道歉了”一脸你给老娘吃了不吃就准备si吧的表情看的易烊千玺背后一凉。

接过王源夹给自己的大肥肉,一脸哀怨的看着老娘,老娘我是你亲生的么?我明明不能吃啊喂!T^T

然后看了看那块恶心死自己的大肥肉,一脸嫌弃,我我我真的不想吃啊啊啊!

然后秉着男子汉大丈夫的原则(其实就是怕老娘)把那块大肥肉吃了下去。

然后,然后,然后就在王源一脸的得意下跑去了卫生间。

王源是吧,我记住你了!

“everybody,please注意,today,晚上五点,we Wii 举行一个晚会,please大家一定参加,记得表演节目哟!”

冒着腥风血雨吃完午饭的易烊千玺刚刚打开手机就收到了来自自家中二少女心爆棚的老娘的短信,差点没把手机丢到杯子里。

老娘简直了,不会英文干嘛搞个中西合璧啊喂!不对,所以说我今天还要待在这里?!哦不!





一脸生无可恋的走出里屋,然后就华丽丽地跟来人撞了满怀。

“易烊千玺!你故意的吧!”

看清眼前的人之后,易烊千玺拾起掉在地上的手机,默默地咽了口口水。

“你好!我还有事先走了。”

准备往门口走,然后被一把拉住。

“等一下。”

回过头,就看到自家小受(划掉)王源萌的惨绝人寰的脸。

“你你你要干嘛啊!”

“你有收到这个么?”晃了晃手里的手机。

易烊千玺看了看,呵呵哒,老娘果然只坑自家儿子。。。

“恩,怎么了?”

“你准备表演啥?”

“我啊,随便啊”

“那啥,你准备表演什么?”

眨着一双大眼睛企图卖萌的想法就在一瞬间被易烊千玺扼杀在了摇篮里。

“放心,我可以表演的很多,当然我是一个人表演。”

看着王源挑了挑眉,哼哼,看你怎么办。

“哦……”拖着长长的尾音,撅起嘴巴,然后一脸委屈,“可是我什么也不会……”还作势吸了吸鼻子,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易烊千玺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搭错了,居然同意和王源一起表演节目,"(ºДº*)这就是传说中的遗传么?我恨弟控啊啊啊啊啊啊(久:你会后悔的(๑•ั็ω•็ั๑))



然后在这座深山大宅(?)的某个房间,就发出了貌似乐器碎掉的声音。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死定了这把吉他是小凯的,这下死定了!”

“拜托拜托这是我的啊”易烊千玺一脸生无可恋,明明是我的吉他好么?你这么激动干啥?呸!我的吉他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的啊,嗯嗯,那我就放心了!”

喂喂,这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是什么鬼啊!我的欸!

“好吧好吧那就愉快的排练吧!”

“喂喂!”

易母透过窗子看着俩人,嗯,很好哟!

“那啥,小千千你准备弹什么曲子啊?”王源一边把王俊凯藏的严严实实的吉他拖出来,一边看着这在折磨度受的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冷不丁地听到了一句“小千千”然后手抖了一下。

“你准备唱什么?”

王源放下吉他,吉他与地面发出了摩擦声。

“喂喂喂,这把吉他你可不能再给弄坏了啊,我们不能表演先不说,小凯知道了一定会挫死我俩的。”

“知道啦!”

“言归正传,你会唱什么?”

“切,你源哥会的歌很多,要看你会弹什么曲子。”

“呵呵呵呵那源哥你觉得我会弹什么呢?”

“@( ̄- ̄)@我哪知道。呐呐呐不如就弹明天过后吧嗯没错就这样决定了”

“喂喂喂,我不会弹啊!”

“好,开始练吧!”

“喂!”

然后很多很多的人都听到了在那座深山大宅(?)里传来的声音 ,然后不约而同地笑了笑。

四点半的时候,俩人还在练习的时候,易母破门而入。然后楞是把俩猴子吓得腿脚发麻,“老娘你没事吧?”

最先反应过来的易烊千玺看着一脸便秘状的老娘,然后退了几步。

“阿阿阿姨?”然后王源也回过神来,上前拍了拍易母的头。

哈哈哈哈,这下他死定了,老娘最不喜欢别人拍她的头了。然后拿出手机,准备拍下这个美好(?)的瞬间,然后他又一次被惊掉了下巴。

老娘我果然不是你亲生的么?T^T

(以上场景烊烊拒绝老阿姨把它写出来)


评论
热度(6)

© 薄荷味的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